中新网首页安徽北京重庆福建甘肃贵州广东广西海南河北河南湖北湖南江苏江西吉林威尼斯人官方平台山东山西陕西上海四川香港新疆云南浙江支社

最暖男护士 为痛失右腿女孩放个条状枕

辽沈晚报 2019年06月29日 10:45

  一个女孩在一场车祸中不幸失去了右腿,被送至重症监护室抢救。一位细心的男护士发现后,怕女孩发现失去右腿后伤心,悄悄地将一个条状枕放在了女孩右腿处。女孩被成功抢救脱离危险,送出重症监护室那天,女孩对这位男护士说:谢谢你,大哥哥!

  这温暖的一幕,就发生在沈阳医学院附属中心医院重症医学科。昨日,这位温暖的男护士温浩告诉记者,到这个月底,他当护士正好10年。这10年里,有快乐,有幸福,也有艰辛和委屈。最令他感到充满成就感的是,将抢救成功的患者推出重症监护室转往普通病房的那一刻。

  “大哥哥,我又做噩梦了”

  这个痛失右腿的年轻女孩被送进重症监护室后,立即引起了温浩的注意。当时她还在使用呼吸机,不能说话,仍没有脱离危险。了解到女孩的不幸遭遇后,温浩心里一沉,这样一个花季女孩,如果清醒后知道自己失去了一条腿,该是多大的打击啊。

  于是温浩和同事们商量后,将一个条形枕放在了女孩右腿的部位,希望她晚一点再发现真相。从那一天起,温浩每天在女孩的耳边用语言唤醒她,鼓励她。就这样,女孩的情况一天天好转,直至完全苏醒,拔掉了呼吸机。有时女孩从噩梦中惊醒,她会告诉温浩:“大哥哥,我又做噩梦了。”温浩就像哥哥一样鼓励她:“别害怕,你看我们都在这里陪着你呢,你的家人也都在等着你好起来,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加油!”

  10天后,女孩完全脱离了危险,被推出重症监护室,转往普通病房。临别时,她依依不舍地对温浩说:“谢谢你大哥哥!”温浩依旧细心地叮嘱女孩的家人,在合适的时候找专家给女孩做一做心理辅导,他依旧像哥哥一样鼓励女孩:“记着做一个阳光的女孩啊!”

  坚守危重患者护理一线10年

  1986年出生的温浩虽然只有33岁,但已经在重症医学科工作了10年。至今他还清晰地记得2009年入职第一天遇到的那次抢救,那也是他第一次目睹一个生命的逝去。当时他以最快的速度奔跑着去取急救药,与其他医护人员一起全力投入抢救。然而令人痛心的是那位患者还是永远地离开了。抢救结束后直到同事提醒,他才发现自己的手在开药瓶时划伤了,鲜血直流。而他自己竟全然不知,陷入一种深深的挫败感中。

  经过10年的磨炼,如今温浩已经成为了重症医学科的一名护理骨干,每天的工作是和医生们一起进行危重症患者的抢救和治疗。“这里是医院里的最后一道生命线,”温浩说,“我们每天都和这些危重患者一起战斗在生和死之间。这10年,我看了太多的生死离别。”这些工作经历和感受让年轻的温浩显得较同龄人更成熟、坚韧。

  每天,温浩要为患者翻身,吸痰,口腔护理,擦浴,剪指甲,解决大小便……“在这里,我们每个医护人员的神经都需要时刻紧绷,因为这里的患者没法说话,不会喊疼,只能靠我们的细心再细心地观察来发现病情的变化。”正如温浩所说,他每天就是这样手里做着,耳朵听着,眼睛看着,像上紧发条的陀螺一样不停的穿梭在病房里。

  “无法说话患者向我竖大拇指”

  工作10年,委屈和艰辛肯定是有的。刚开始工作的时候,温浩曾在普通病房短暂地工作过一段时间,常会遇到拒绝男护士输液的患者,患者的这种“不放心”温浩总是给予理解,同时也暗下决定,一定要通过过硬的技术得到患者对自己的信任和对所有男护士的信任。一次一位大妈血管很细,输液时格外紧张,而温浩一次就成功地将针头扎入了血管,让大妈喜出望外,从此“这个小伙儿扎的好”在病房里传开了。

  到重症监护室工作后,也时常会遇到一些心情焦急的患者家属。有时连续一个小时的心肺复苏按压,温浩和同事们已经累摊,可是家属仍觉得不够尽全力。“这时难免会有些心情低落,会怀疑,会问自己,值得吗?我们像对待父母一样对待患者,却得不到理解和信任,这样的付出值得吗?”温浩说,“但是当有一天,我看到一位无法说话的患者将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向我竖起大拇指,他用这来表达对我的感激。我真的很感动,那种感觉非常温暖。那一刻,我觉得,值了!一切付出都值了!”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李文慧